13552211118

时间 —— 大别言之,聪明人要理解生活,愚蠢人要习惯生活。

存档灵魂:














梅 【宋】王安石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时 间


【文】沈从文



一切存在严格地说都需要“时间”。时间证实一切,因为它改变一切。气候寒暑,草木荣枯,人从生到死,都不能缺少时间,都从时间上发生作用。



常说到“生命意义”或“生命的价值”。其实一个人活下去真正的意义和价值,不过占有几十个年头的时间罢了。生前世界没有他,他无意义和价值可言的;活到不...

睡在哪里不都是睡在夜里。人过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一日遇魔。五味杂陈,佛魔一念。

存档灵魂:


【文】贾平凹



001
大凡世上,做愚人易,做聪明人难,做小聪明易,做聪明到愚人更难。


当五十岁的时候,不,在四十岁之后,你会明白人的一生其实干不了几样事情,而且所干的事情都是在寻找自己的位置。性格为生命密码排列了定数,所以性格的发展就是整个命运的轨迹。不晓得这一点,必然沦成弱者,弱者是使强用狠,是残忍的,同样也是徒劳的。我终于晓得了,我就是强者,强者是温柔的,于是我很幸福地过我的日子。


别人说我好话,我感谢人家,必要自问我是不是有他说的那样?遇人轻我,肯定是我无可重处。若有诽谤和诋毁,全然是自己未成正果。在屋前种一片竹子...

Londoneye:

being  in the sun

H2o Labs:

大海附近的独立房屋Hofmann House,坐落在西班牙巴伦西亚


设计师:Fran Silvestre Arquitectos

前 方 —— 是命运把人抛到了路上。人们借着路,向前流浪。人的眼中、心里,总有一个前方。

存档灵魂:


【文】曹文轩



一辆破旧的汽车临时停在路旁,它不知来自何方?它积了一身厚厚的尘埃。一车人,神情憔悴而漠然地望着前方。他们去哪儿?归家还是远行?然而不管是归家还是远行,都基于同一事实:他们正在路上。归家,说明他们在此之前,曾有离家之举。而远行,则是离家而去。



人有克制不住的离家的欲望。



当人类还未有家的意识与家的形式之前,祖先们是在几乎无休止的迁徙中生活的。今天,我们在电视上,总是看见美洲荒原或者非洲荒原上的动物大迁徙的宏大场面:它们不停地奔跑,翻过一道道山,游过一条条河,穿过一片片戈壁滩...

存档灵魂:





春 风 送 网


【文】简媜


真正的自由是在无所依傍之时,发现无路而处处是路。

路,交错纵横于人世,像川流罗织在大地上。每一条似乎各自源起而不相涉,却无不归皈于海。

有的发源丰沛,一路汇成怒江,拍岸拔树,卷起乱石,以不可抵挡的气势破门而冲入海的殿堂。

有的生来瘦骨,沿路推敲岩石之出处,提防过多汲水的木桶,又不免误入沟渠,困在方寸田地,让饥渴的根须吮吸。侥幸残喘而终于抵达出海口,却缺乏一场天外的沛雨帮助它推移,遂逐渐萎弱,成了蚊蚋滋生的浅洼,被杂草淹没了。


人...

存档灵魂:





现实是最高想象力的一个活动


【美】史蒂文斯


上个星期五在上个星期五晚上耀眼的光明中

我们从康沃尔到哈特福德开夜车回家。


这不是维也纳一家玻璃作坊的夜班开炉

也不是威尼斯在静止中收集着时间和尘埃


这难熬的旅途上有一种力的集聚,

在西去的夜明星前方的天空下


活跃着一片灿烂剔透的光华,

事物浮现然后移动然后被溶解,


要么就在远处,变化或者什么也不做。

夏日夜晚的变换是明显的:


一个银白色的抽象渐渐成型

然后又突然把自己给否决。


固体会有一种非固态的涌动...

渴望之书 —— 但完全一样的 / 是香烟的 / 承诺,美丽 和拯救 / 一包打开的香烟......

存档灵魂:


| 穿 僧 袍 的 生 活



【加拿大】莱昂纳德·科恩



过了一会儿


你分不出


是在思念一个女人


还是需要一根香烟



然后


这是夜晚


还是白天



接着突然


你知道了


时间



你穿衣


回家


点烟


结婚



| 药

我的药


有许多相反的口...

存档灵魂:


| 活 在 珍 贵 的 人 间

我不能放弃幸福

或相反

我以痛苦为生


【文】海子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一层层白云覆盖着

踩在青草上

感到自己是彻底干净的黑土块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泥土高溅

扑打面颊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

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爱情和雨水一样幸福


| 明 天 醒 来 我 会 在 哪 一 ...

存档灵魂:




我的心思

不为谁而停留


【法】波德莱尔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

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

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摘自《恶之花》


来源:Ljósið

存档灵魂:





| 今晚你将说什么,孤独的灵魂


【法】波德莱尔


今晚你将说什么,孤独的灵魂

我的心、憔悴的心,你将说什么,

对那个很美、很好、很亲近的人?

她目光神圣,你突然青春重获。


——我们用我们的骄傲把她颂扬,

她的威严比什么都温柔甜蜜,

她的超凡肉体有天使的馨香,

她的眼给我们披上了光之衣,


无论是在黑夜,还是在孤独中,

无论是在小巷,还是在人群中,

她的幽灵有如火炬在空中飞,


有时她说:“我是美的,我命令你,

为了我的爱情,你只能热爱美,

我是天使,我是缪斯...

拜自己为师 ——“怎样劝别人,照你所劝的话去做,什么困难都能战胜。”

存档灵魂:


【蒙古族】鲍尔吉·原野



在谋略也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上,一般人都有两面性:一、遭遇自己的难题一筹莫展;二、针对别人的难题妙计迭出。 



一个人,无论多么不成功的人,对别人的困境都能不假思索地提出一整套完善的方案。至于自己为什么这样不成功,则另有缘由,譬如运气不好。如果用录音机把一个人劝谕别人的话录下来,就是一部人生宝典。 



如,对待孩子学业——别给太多压力,分数不是唯一的标准,树大自然直;对待经济困境——钱是人赚的,够花就行,为了赚钱累坏身体不值;对待职务升迁——没升职不等于没能...

数数扁桃 ——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把我数进去。让我感到苦吧。把我数进扁桃里去。

存档灵魂:


这个只能结结巴巴跟随的世界,


我将成为这世上,曾经的一个过客,


一个名字,从墙上渗下来,


墙上,一道伤口舔向高处。


—— 保罗·策兰



| 数 数 扁 桃




【德】保罗·策兰



数数扁桃,


数数过去的苦和使你难忘的一切,


把我数进去;



当你睁开眼睛而无人看你时,我曾寻觅你的目光,


我曾纺过那秘密的线,


你的思索之路


向坛子滴下去...

平淡的生活,往往是最危险的。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

存档灵魂:


【德】尼采 



人人需求同一,人人都是一个样,谁若感觉不同,谁就进疯人院。



你要搞清楚自己人生的剧本——


不是你父母的续集,不是你子女的前传,更不是你朋友的外篇。


对待生命你不妨大胆冒险一点, 因为好歹你要失去它。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奇迹,那只是努力的另一个名字。


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



当一个帝国时代的罗马人开始思考他脚下的世界时,


他就不再是一个罗马人了。


他在涌入罗马的大批外国人中迷失了他自己,...

真正的孤独不言孤独,偶尔做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走向孤独的人难以接受怜悯和同情。

存档灵魂:


人既然如蚂蚁一样来到世上,忽生忽死,忽聚忽散,短短数十年里,该自在就自在吧,该潇洒就潇洒吧,各自完满自己的一段生命,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义了。—— 贾平凹



 孤 独 地 走 向 未 来



【文】 贾平凹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


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


真正的孤独不言孤独,偶尔做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者,...

存档灵魂:


每一条路都是荒径,

每一个人都是过客,

每一片记忆都是曾经。

停留是刹那,转身是天涯。


【文】林徽因


001.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002.
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又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年,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今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

存档灵魂:





冬 天 的 诗


【美】勃莱 


冬天的蚂蚁颤抖的翅膀

等待瘦瘦的冬天结束。

我用缓慢的,呆笨的方式爱你,

几乎不说话,仅有只言片语。


是什么导致我们各自隐藏生活?

一个伤口,风,一个言词,一个起源。

我们有时用一种无助的方式等待,

笨拙地,并非全部也未愈合。


当我们藏起伤口,我们从一个人

退缩到一个带壳的生命。

现在我们触摸到蚂蚁坚硬的胸膛,

那背甲。那沉默的舌头。


这一定是蚂蚁的方式

冬天的蚂蚁的方式,那些...

存档灵魂:



独 语 

每一个灵魂是一个世界,没有窗户。

而可爱的灵魂都是倔强的独语者。


【文】何其芳


设想独步在荒凉的夜街上,一种枯寂的声响固执地追随着你,如昏黄的灯光下的黑色影子,你不知该对它珍爱还是不能忍耐了;那是你脚步的独语。 

人在孤寂时常发出奇异的语言,或是动作。动作也是语言的一种。 

决绝地离开了绿蒂的维持,独步在阳光与垂柳的堤岸上,如在梦里。诱惑的彩色又激动了他做画家的欲望,遂决心试卜他自己的命运了。他从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子,从垂柳里掷入河水中。他想:若是能看见它的落下他就将成为一个画...

隐 物:

一座为艺术收藏家设计的房子,坐落在瑞士苏黎世

设计:Think Architecture


1 / 38

© 赵国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