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2211118

不如意的人生,才是最真实的。成年人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容易两个字。人生不如意,才是常事。

存档灵魂:


【文】不贱少年


 



刘邦打败项羽、当上皇帝时,已经是一个54岁的老人了,但他并没有因此过上太平日子。


相反,在他剩余的岁月里,他人生的关键词仍然是忙碌。 


至尊之位,给他带来了无上的荣耀和权威,却并没有给他带来舒适安心的生活。 


你若不信,不妨看看刘邦成为皇帝之后都做了些什么。 


他称帝的当年,燕王臧荼起兵造反,刘邦“自将击之”,俘虏了燕王臧荼。 


刘邦没歇多久,原先项羽的部下利几又造反了,他又“自将击之”,平定了利几之乱。 


第二年,有人告发楚王韩信谋反,刘邦采纳了陈平的计谋,又不顾舟车劳顿,长途出差到洞庭湖一带,把韩信抓回了京城。 


第三年,韩王信和匈奴串通,据太原而谋反。刘邦带领大军“自往击之”,没想到反被匈奴大军围困,这就是著名的“平城之围”。


这一战,刘邦搞得灰头土脸,最后用了陈平的计谋才得以脱身。 


第四年,刘邦又亲自带兵攻打韩王信,还差点在赵国被贯高等人谋害。 


第五年,贯高意图杀害刘邦的阴谋暴露,刘邦大兴刑狱,杀了很多人,这一年虽然没有大战,但想必他也不怎么高兴。 


第六年,陈豨造反,刘邦又不得不“自往击之”。 


第七年,刘邦依然在出差,攻打陈豨的残余势力。这一年,他和吕后合作,还杀了韩信、彭越。淮南王黥布兔死狐悲,于是造反。 


第八年,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他想让太子领兵去平定黥布,但是所有人都说太子不行,还是得皇帝自己上,于是他不得不又一次长途跋涉“自往击之”。 


在刘邦的这八年时间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是“造反”和“自往击之”。


他就像一个救火队员,到处扑火灭火,尤其是考虑到他五六十岁的高龄,你也不得不感慨,即使是皇帝,也逃不过人间诸事的辛劳。 


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了,成年人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容易两个字。


想要佛性生活,想要岁月静好,即使对刘邦来说,也是异常奢侈的。 


人生不如意,才是常事。 


 



打败黥布之后,刘邦顺路回到了他的出生之地沛县。 


当年,项羽攻下咸阳后,封自己为西楚霸王,不禁想起了故乡,还说了一句名言:“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谁人知之者。”


为此,有人曾经讥笑项羽:“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 


但是刘邦却不像项羽,项羽归乡时,各地诸侯仍在乱战,天下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而刘邦已经剪灭了群雄,登上了帝位,又新打败了黥布的叛军,天下重归统一太平,真可谓功成名就,志满意得。 


高兴之下,刘邦化身文艺青年,他召集了沛县的父老子弟纵酒作乐,还选了一百二十个年轻人,教他们唱歌。


喝酒喝高兴了,刘邦弹着吉他(击筑),还自写自唱了一首诗,这首诗就是著名的《大风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首诗意气干云,充分展现了刘邦的豪迈气概,然而其实诗里还藏着一层意思,“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是一种愿望,也是一种辛酸:什么时候我才能歇歇呢? 


刘邦叫年轻人们都唱这首歌,他自己则“慷慨伤怀”,一边起舞,一边留下眼泪。


一个迟暮的英雄,在自己的故乡翩然起舞,似在默默追怀自己漫长而壮烈的一生,不禁哭泣。这一幕一定特别让人伤感。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动情之下,刘邦对沛县的父老说:“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後吾魂魄犹乐思沛。” 


刘邦下令以沛县为自己的汤沐邑,世代免赋税。 


待了十多天后,刘邦要走了,沛县人都哀求他再留几日。刘邦带着大军,怕沛县人负担不了,于是动身走了。 


接下来发生了感人的一幕,刘邦动身的这天,沛县万人空巷,所有人都赶到城西来敬献牛、酒等礼物。


刘邦看到之后很感动,于是又停下来,搭起帐篷,和众人痛饮了三日。 


在沛县的这几天,是刘邦晚年为数不多的快乐,在这里,他完成了对故乡的致敬,也完成了对自己的致敬。 


人生实苦,请记住这一点甘甜。 





刘邦还放不下,放不下他心爱的女人,放不下他和心爱女人的儿子。 


这个女人是戚夫人,这个儿子叫刘如意。 


戚夫人年轻善舞,善解人意,自从她成为刘邦的侍妾之后,就一点点占据了他的心。刘邦出征的时候,多是戚夫人陪伴在侧。 


而与之同时发生的是,刘邦的正妻吕氏,因为人老珠黄,渐渐失去刘邦的欢心。 


时间一久,戚夫人就想让刘邦立她的儿子刘如意为太子,而刘邦也觉得太子刘盈过于软弱,不像自己,而刘如意却聪明果断,很像自己的作风,也有废立之心。 


尤其是击败黥布回朝之后,刘邦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怕时间不多了,改立太子的心也就越来越坚定。 


但刘邦把这个想法和大臣们一说,就引来了一致反对,最有名的是周昌,他一向口吃,听到刘邦的话以后,马上出言反对:


“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虽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 


刘邦虽然一笑而过,却没有放弃废立的想法,甚至连张良的劝告都不听。 


吕后知道后,就向张良问计,张良躲不过去,就告诉吕后,让太子出面请“嵩山四皓”出山,以此打消刘邦的念头。 


在一次宴会上,太子随侍,刘邦看见太子身后四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于是出言相问,知道他们的来历后,刘邦大吃一惊:


“多年来我一直征辟你们,你们都避而不见,如今为什么来追随我儿子呢?” 


四皓说:“陛下一向轻慢士人,动辄辱骂,我们都义不受辱,所以避而不见。如今听说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人都愿为太子效力,所以我们才来。” 


刘邦听后讷讷地说道:“那就有劳你们好好辅佐太子了。” 


四人告辞之后,刘邦叫来戚夫人,指着四人的背影对戚夫人对:“我本来想行废立之事,但现在太子羽翼已成,已经动不得了。吕后真的是你的主人了。” 


戚夫人听了不禁大哭。刘邦心里也很不好受,说:“你给我跳楚舞,我为你唱楚歌。”


刘邦于是即兴做了一首歌: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
羽翼已就,横绝四海
横绝四海,又可奈何
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话里话外,都是对太子羽翼已成的无可奈何,刘邦唱着唱着,和戚夫人哭作了一团。 


刘邦身为至尊,却对废立之事无可奈何,连心爱女人的愿望都不能满足。


刘邦死后,戚夫人更是被做成人彘,刘如意也被吕后毒死。 


你看见了他的荣光,却看不到他也有伤心断肠时;你以为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却想不到他也有浓得化不开的苦痛。 


你才知道,命运原来对所有人都是公平的。 





人到中年以后,人生就越来越有苦滋味。 


被工作追着,被家人追着,被时间追着,张爱玲曾说:“到了中年的男人时常会感觉孤独,因为他一睁眼全是要依靠他的人,而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不管你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有些苦,你总是逃不了避不了。 


就像刘邦,他是一代帝王,貌似无比尊贵,却也不能事事如意,甚至,很多事都如不了意。


他既违抗不了世事,也违抗不了众人,更违抗不了时间。




你很难说他这一生到底是幸福的还是悲剧的。


大多数人更是如此。


或许,不如意的人生,才是最真实的。



评论
热度(10)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兰子 LANDE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 赵国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