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2211118

爱情·婚姻——柏拉图把性爱比作狼对羊的爱“没有什么比性欲更会吹牛的"。众所周知,幸福的婚姻是稀有的。

存档灵魂:


【德】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 性 爱


 


性欲的满足对于人来说,就成了长时痛苦和短时快乐的源泉。


 


假设性行为既不是一种需要,同时也不会伴随着强烈的快感,而是一件纯粹理性思考以后的事情,那人类还会真的延续生存下去吗?


 


所有的爱恋激情,无论其摆出一副如何高雅飘渺、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都只是植根于性欲之中;它的确就是一种更清楚明确、具体特定、在最严格意义上个人化了的性欲。


 


性爱表现为至为强劲、活跃的推动力,它仅次于对生命的爱。


 


性爱持续不断地占去人类中年轻一辈的一半精力和思想,性爱是几乎所有愿望和努力的最终目标。


 


至关重要的人类事务受到性爱的不利左右,每过一小时人们就会因为它而中断正在严肃、认真进行的事情;甚至最伟大的精神头脑也间或因为它而陷入迷惘和混乱之中。


 


性爱无所顾忌地以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干扰了政治家的谈判、协商和学者们的探求、研究,它会无师自通地把传达爱意的小纸条和卷发束偷偷地夹进甚至传道的夹包、哲学的手稿里面。


 


每天性爱都挑起和煽动糊里糊涂、恶劣野蛮的争执斗殴,解除了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联系,破坏了最牢不可破的团结。


 


性爱要求我们时而为它献出健康或者生命,时而又得奉上财富、地位和幸福;性爱甚至使先前诚实可靠的人变得失去良心、肆无忌惮,把一直忠心耿耿的人沦为叛徒。


 


总的看来,性爱就好像是一个充满敌意的魔鬼——它执意要把一切都颠倒过来,弄成混乱的一团糟。


 


真理的精灵会向严肃认真的探究者慢慢显露答案:我们现在面对的性爱问题可一点都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相反,这种事情的重要性是与人们所做出的认真、不懈的努力完全相称的。


 


所有情事的最终目标实际上比人生中任何其他目标都重要;它们值得人们如此一丝不苟、认真地展开追求。这些情事所决定的不是别的,而是下一代人的构成。当我们退出舞台以后,将要粉墨登场的角色——他们的存在和素质——就全由这些风流韵事所决定。


 


现在一代人的总体情事,就是人类为将来一代人的构成——而将来一代人又决定了以后无数代人的构成——所做出的考虑。这事情(性爱)极其重要,因为它并不像其他事情那样,只关乎个人的悲欢哀乐,而是关乎将来人类的存在和特定构成。正是因为情爱事关重大,情爱事件才显得庄严伟大和崇高感人,爱情的狂喜和痛苦也才有了超验的特性。


 


千百年来,文学家乐此不疲地通过无数事例,把爱情的这些心醉神迷和伤心欲绝表现出来,因为没有任何其他题材能比性爱更加吸引人们的兴趣。由于这一题材涉及种属的喜怒哀乐,而其他各类题材只关乎个体的事情,所以,它与其他题材的关系就像是一个实体与这一实体的某一表面的关系一样。正因为这样,一部戏剧如果缺少了爱情情节,那它就很难吸引观众的兴趣;并且,无论人们如何周而复始地重弹这一老调,它也永远不会有穷尽的时候。


 


虽然性欲本身是一种出于主体的需要,但它却懂得非常巧妙地戴上一副客观赞赏的面具以欺骗意识;大自然需要运用这种策略以达到其目的。


 


在每一个两情相悦的例子里,无论男女双方彼此的赞赏和钦佩显得多么客观和带有如何崇高的意味,其惟一的目标只是生产一个具有特定本质的个体而已。


 


在这种恋爱事件里,重要的或许不是彼此的爱慕,而是占有对方,也就是说,享受对方的身体。尽管我们确信得到了异性一方的爱慕,但如果无法获得她的身体,前者丝毫无法弥补后者,并给我们以安慰。


 


相比之下,那些深爱着对方,却又得不到对方同样爱意的人,只要能够占有对方的身体,亦即得到肉体的欢娱,那他也就可以勉强凑合。


 


整段浪漫情事的真正目的就是生下这一特定的小孩,虽然沉浸在爱情之中的当事双方并不会意识到这一点;至于为达到这一目的而采用的手段和方法则是次等重要的。


 


尽管那些具有高尚和多愁善感心灵的人,尤其是那些处于热恋之中的人如何大声反对我的这一大胆、不客气、现实的观点,但他们可都是错的。这是因为,难道下一代人的个性素质不是一个比那些洋溢的激情和脱离现实的肥皂泡高得多和有价值得多的目标吗?的确,在这世上所有的目标当中,还有一个目标比这一目标更重要和更远大吗?也只有这样的目标才配得上我们对爱之激情的深切感受,与爱情相伴的认真、执著,以及这爱情赋予当时情景中微小细节的重要性。只有当我们把这一目的认定为真实的,那我们为了得到心仪的对象而经历的琐碎事情和没完没了的折腾、痛苦才似乎与整件事情相称。


 


事实上,早在我们为满足性的冲动而执拗和具体确切地做出深谋远虑的选择时,这将来的一代就已经蠢蠢欲动了。


 


两个恋人间逐渐加深的爱慕实际上就是新个体的生命意欲,而新个体就是两个恋人可以并且渴望生产的。


 


被爱的个人越能够惟一满足爱人的愿望——无论这是被爱人外在部分抑或内在素质的原因——和投合爱人因其自身个性而产生的需要,那这种激情就越强烈。


 


每个人首先都明确喜欢和热切追求最美丽的个体,也就是说,把种属的特征表现得至为纯粹的人。其次,每个人都会在其对象身上特别要求他自身欠缺的优点;甚至与自己的缺陷恰成相反对照的那些缺陷在他的眼里也被看作是美的。


 


男人在看到一个符合自己美的标准的女人时,会感觉到心醉神迷,头脑中出现的假象会让他以为与这一个女人结合就是在这世上至为美好的事情——这种错觉就正是种属的感觉。这一肉欲享受的错觉向这个男人虚构出这样的前景:在一个他觉得美丽的女人的怀里,他会得到比在别的女人怀里所得到的更多的快感享受;或者这一错觉使这个男人认定某一特定的个人,并确信占有这个女人就会给他带来无限的幸福。


 


每个热恋中的人在终于得到他的快感以后,都会体验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失望;他会很惊讶地发现:自己苦苦渴望的东西并没有比任何其他别的性的满足带来更多的东西,他也看不出这种满足到底给了他多少好处。在伟大的工作终于大功告成以后,每一个恋人都会发现自己受骗上当了,因为错觉消失了,而全凭这一错觉的作用,个体才会受到种属的蒙骗。因此,柏拉图相当正确地说过:“没有什么比性欲更会吹牛的了。”


 


就其本性而言,男人在爱情方面喜欢多变,女人则倾向于专一。男人从获得了性欲满足的那一刻起,他的激情就明显下降了;几乎其他每一个女人都会比他已经占有的女人更能吸引他:因为他渴望变换口味和花样。相比之下,女人的恩爱之情却从性欲满足那一刻起日渐增强。这是大自然的目的所使然:它的目的就是延续,也就是尽可能地繁殖种属。也就是说,一个男人可以在一年里方便、容易地生育超过一百个孩子,只要他有足够数量的女人;但一个女人,无论她跟多少个男子在一起,也只能在一年里把一个孩子带到这世上(孪生孩子除外)。


 


男人总是环顾四周寻找更多的女人;女人则相反,女人会紧紧地依附自己的那一个男人。这是因为大自然驱使她留住将来小孩的养育者和保护者——她这样做是本能的作用,并不曾经过她的思考。由此看来,婚姻上的忠实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人为的,但对于女人则是自然的。


 


女人的通奸行为比男人的这种行为更加难以原谅:从客观上看,是因为女人的通奸行为所带来的恶果;从主观上看,因为这种行为是违反自然的。


 


长相不美、但处于青春年华的女子永远有其魅力;但不再年轻的美丽就没有吸引力了。在此,那在无意识之中引导着我们做出选择的计划目的,显而易见就是繁殖后代。


 


每个人随着自己远离生育或者受孕的最佳时期而相应地失去了吸引异性的魅力。


 


总的来说,女人对男人的外在美,尤其是英俊的面孔并不那么重视——她们似乎把传给孩子美貌的任务独力承担了下来。


 


吸引女人的主要是男人的力量,以及与此相关的勇气;这些东西能够保证生产强壮的子女,同时也让她们有一个强壮的保护者。


 


男人身体上的每一样缺陷,对种属典型的每一处偏离都可以被这女人消除——就他们所生的孩子而言——只要这个女人本身在这些方面无懈可击,或者在这些方面朝着相反方向明显突出的话。


 


只有那些专属于这个男人性别的、母亲因而无法提供给孩子的素质才是例外。属于这一类别的素质包括男人的躯干骨骼、宽阔的肩膀、勇气、胡子,等等。因此缘故,女人经常会爱上一个相貌丑陋的男人,却永远不会喜欢一个没有男子气的男子,因为她们无法中和、抵消这个男人在这方面的缺陷。


 


女人普遍受到男人的心或者说性格素质的吸引,因为这些是遗传自父亲的。


 


女人特别喜欢男人坚定的意志、果断和勇敢的作风,或许还有诚实、仁慈的心地。相比之下,智力方面的优点却不会对女人发挥直接的和本能的作用,这恰恰是因为这些东西孩子并不受之于父亲。


 


对于女人来说,悟性是不重要的;事实上,超人的思想能力,甚至思想的天才反倒会造成不妙的效果呢——因为这是不同于常情的事情。


 


我们经常看到一个丑陋、愚蠢和粗野的家伙比聪明、有文化修养和亲切可爱的人更能获得女人的欢心。


 


出于两情相悦而结秦晋之好的人,有时候在智力本质方面差异相当悬殊。例如,男方是一个粗鲁、孔武有力、思想狭窄的人,女方则温柔、思虑细腻、富于审美情趣和文化修养等;或者男方学富五车,甚至是个思想天才,女方则是十足的呆头鹅。


 


人们在婚姻里寻找的不是卖弄才智的消遣,而是生儿育女;婚姻是两颗心而不是两个脑的结合。


 


当女人说爱上了男人的头脑思想时,那是本性退化的过激表现。相比之下,在男人对女人发自本能的爱情中,男人并不会受到女人性格素质的左右。但女人的智力素质却会发挥出某种影响,因为这些东西是由母亲遗传给孩子的;不过,这种影响却轻易被美丽的身体所压倒,因为后者关乎更为关键的东西,所以,后者产生的影响是直接的。


 


由于对母亲的智力影响孩子的智力有所感觉和有所经验,所以,母亲们会让女儿们学习优美艺术、语言,等等,让她们在男人的眼里显得更有魅力。在这里,她们试图运用人为的手段促进智力,就像在需要的时候她们会人为地增大臀部和隆起胸部一样。


 


所有性别特性都是某一片面的特性……每一个人都需要得到与自己个体的片面特性相反的某一片面特性,以便互相取长补短,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的人类典型。


 


最有男性气的男人会寻找最有女人味的女人,反之亦然。


 


每个人都会寻找在性别特性程度上与自己相应的异性一方。至于两人间在这方面的对应达到了何种程度,那就由男女双方凭本能去感觉。


 


一个男人的肌肉力量越弱,那他就越想找个身强体壮的女人;女人也会做出这方面的同样事情。因为女人稍欠肌肉力量是合乎自然和普遍的情形,所以,一般来说,女人都会更喜欢强壮的男人。


 


有时候,一个男人会爱上一个明显丑陋的女人——出现这种情形是因为除了上面所讨论的男、女特性程度恰好互相对应而构成和谐以外,女方身上的总体反常之处也与这个男人所具有的反常之处恰成对比,并因此发挥纠正和调整的作用。


 


我们是那样认真地审视和检查女人身体的每一部分——当然,女人也从她的角度检查男人;我们察看一个开始获得我们欢心的女人时,那种小心翼翼和一丝不苟的态度;我们在选择时的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新郎对新娘的密切留意,以防在哪个方面因看走了眼而出错,以及他对女方身体关键部位太过或者不及的高度重视——所有这些谨慎和认真是与最终目的的重要性完全相称的。


 


当两个年轻异性首次见面时,在那种互相打量的无意识的认真劲里,在投向对方的特征和部位的探求、查询的锐利眼神中,都隐藏着某种奇特的东西。这种考察和探求也就是种属守护神对这男女双方有可能生产的个人及其素质的思考。男女各自对对方的满意和渴望程度,由这种思考的结果而定。


 


纯粹的性的冲动就是平凡、庸俗的,因为这种性欲并没有个人化,它的对象是所有的异性;这种性欲只是争取在数量上保存种属,而很少考虑到质量问题。


 


个人化以及与之相伴的强烈爱欲却可以达到这样厉害的程度,以致如果无法得到满足,那这尘世间的一切好处,甚至生命本身都会失去其价值。这种异乎寻常的激情的根源,除了上述选择性爱对象所进行的种种考虑以外,肯定还有其他无意识的考虑——而这些我们是无法看见的。这一强烈的欲望攫住了他(它)们的心。他(它)们误以为是为了自身的缘故而渴求,但其实他(它)们此刻追求的是纯粹形而上,亦即存在于现象系列事物之外的目的。


 


这种渴望表现为一个绝无仅有的错觉——正是因为这一错觉的作用,一个热恋中的人才会为了和这一女人同床共寝,不惜献出这世上的一切好处;但与这一女人同眠,事实上并不比和其他别的女人同眠给他带来更多东西。可是不管怎么样,能够与这一女人大被同眠就是他期望达到的目的——这一事实可以由此看得出来,甚至这种强烈的情欲,就像其他所有情欲一样,也在享受个中欢娱的当下消退了;当事人为此也感到无比惊讶。


 


这种渴望和思慕把得到某一特定的女子与享受无尽快乐紧紧地联结了起来;一旦想到不可能占有这个女子,就会感受到无以名状的痛楚。爱欲的这种渴望和痛苦不可能出自一个匆匆而逝的个体所能有的需求;这些渴望和痛苦其实是种属精灵发出的叹息——这一种属精灵在此看到了能够达致其目的的无可替代的手段;它要么得偿所愿,要么眼巴巴看着机会失之交臂;它因此发出了沉重的呻吟声。


 


惟独种属才会有无尽的生命,并因此具备能力拥有无尽的渴望、无尽的满足和无尽的痛苦。但这些东西现在都被囚困在一个凡夫的狭窄胸膛之内,这也就难怪他的心胸似乎都要爆裂了。尽管胸中充满了无尽的酸、甜、苦、辣,但却又无法找到言语直抒胸臆。因此,这些也就成为了所有伟大情爱诗篇的素材——这些诗篇据此采用了超验的、翱翔于尘世事物之上的形象比喻。


 


对所爱的人那种无以复加的赞赏,不可能是建立在她所具有的精神素质或者泛泛的客观、实在优点之上,因为坠入情网者通常还没有对他的恋人了解到这个份上。惟独种属的精灵才可以一眼就看出这女子对于种属及其目的所具有的价值。一般来说,激情都是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燃起。


 


失去了所爱的人——无论是因为情敌或者死亡的原因——的痛苦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更甚于任何其他的痛苦,因为这种痛苦具有超验的特性——它不仅涉及个人,而且还涉及个人所具有的长久、永恒的本性和种属的生命。


 


因此,出于爱情的嫉妒是那样的厉害和折磨人,而放弃我们的恋人则是所能做出的最大牺牲。


 


一个英雄以恸哭、悲鸣为耻,但发自爱情的除外。因为在这里,痛哭流涕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他的整个种属。


 


同样,在私人生活里,没有哪些方面比性爱问题更让人缺乏认真的态度了。那些在其他方面相当忠诚、老实和公正的人,一旦强烈的性爱,亦即种属的利益俘虏了他们,有时也会变得轻率和随便,无所顾忌地做出通奸行为。


 


当社会地位的差异和类似情形妨碍狂热恋人的结合时,种属守护神同样轻而易举地把这些东西视若无物,随手把它们推到一边去。种属守护神追求的目的关乎无尽的后世,人为的规章、法令和顾虑都被弃如敝屣。出于这同样深藏不露的原因,一旦狂热爱情的目的受到威胁,人们就会不惜冒险,甚至胆小、怯懦的人在此时都会变得勇气十足。


 


在戏剧和小说里,年轻的主人公维护自己的爱情,亦即种属的利益,终于战胜了那些关注着主人公个体幸福的老一辈人——每当看到这些,我们就感同身受地为他们高兴。这些恋人的努力和争取在我们眼里比所有妨碍、阻挠他们爱情的东西都更重要和伟大,所以,也更公正、合理,正如种属比个体重要得多一样。在故事的结尾时,作者会放心大胆地让有情人赢得胜利,终成眷属,因为作者和这些有情人一道受到这一错觉的影响:这些有情人终于奠定了自己的幸福;但实质上,他们只是为了种属的利益,罔顾深谋远虑的长辈的意愿,甘愿奉献了自己的安乐。


 


一个处于热恋状态的人常常会有滑稽性的、时而又是悲剧性的表现。这两种情形之所以出现,是因为一旦被种属精灵所占据,个人也就听任它的摆布,再也不属于自己;这样,他的行为与他的个人就不相一致了。


 


处于强烈的爱欲状态时,一个人的思想会沾上某种诗意的、崇高的色彩,甚至带有一种超验的和超越肉体的倾向;因此缘故,他的眼睛似乎再也无法看清自己真正的、属于自然和肉体的目的。正是因为恋人感觉到自己正在从事着具有超验重要性的事情,所以,他们才会超越了所有尘世、凡俗的事情,甚至超越了他们自己,并使他们的那些肉体欲望裹上这样一层超越肉体的外衣。


 


哪怕是一个最干巴、乏味的人,他的爱情仍然构成了他生命中一段诗意的时光。当这种情形出现时,我们有时候就会看到某种滑稽的色彩。


 


事实上,一个热恋中的男人或许在其未来配偶的身上清楚看到和颇为痛心地感觉到那些性格、脾性方面种种令人难以忍受的缺点——它们必将让他一辈子受累——但这些仍然没能把他吓倒。因为他归根到底不是在追求自己的利益,他考虑的只是将要进入生存的第三者的利益,虽然在他错觉的意识里,他以为寻求的是自己的利益。


 


正是因为没有追求自己的利益,所以,它才成为了伟大的标志——无论在哪里都是这样。它甚至使激烈的爱欲也带上了某种伟大、崇高的色彩,并使这种爱欲成为诗歌理所当然的题材。


 


性爱甚至与对性爱对象至为强烈的憎恨情绪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因此,柏拉图把性爱比作狼对羊的爱。


 


由性爱激起的对恋人的憎恨有时候会达到这样的程度,他甚至动手把她谋杀了,然后自杀。


 


当热恋中的情人把对方的冷淡和对方从自己的痛苦中获得虚荣心的快感形容为残忍时,他可的确一点也没有夸张。


 


热恋中的人现正处于一种冲动之中——它类似于昆虫的本能;这种冲动迫使他无条件地追随自己的目标,不顾理智的分析、根据,把其他一切都置之度外。


 


事实上,种属的守护神与每个人自己的守护神通常势同水火,前者是后者的追捕者和敌人,总是随时准备着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丝毫不带怜悯地破坏个人的幸福。


 


可怕的利箭、盲目、翅膀就是丘比特的标志和象征。翅膀表明了反复无常;而反复无常一般只是伴随着失望一道出现,后者则是获得满足以后的结果。


 


他惊讶地看到:在自己做出了如此高尚、英勇和不懈的努力争取以后,他所获得的快乐除了性欲得到了满足以外,再没有别的东西;他发现自己并不像原先期待的那样比以前幸福了许多。他发现自己被种属意欲蒙骗了。


 


为何恋爱着的男人把全副身心交付出去,诚惶诚恐地看着对方的眼色,随时准备着为她做出种种牺牲?因为渴求她的是他身上的不朽部分;而渴求其他任何别的都永远只是他身上的可朽部分而已。


 


 
| 性 行 为


 


意欲借以肯定自身、人们借以进入生存的行为(性行为),却是所有人在内心深处都为之感到羞耻的行为;怪不得人们要小心翼翼隐藏起这些行为。


 


在性行为完成以后,某种奇特的苦恼和懊悔就会尾随而至,在第一次完成性行为以后,这种情形就尤为明显。总的说来,一个人的本性越高贵,那他就越清楚地感受到这些心情。


 


人的一生及其无休止的劳作、困顿和苦难,可被视为对性行为,亦即对明确肯定生存意欲的说明和解释。


 


性行为之于这一世界,就犹如文字之于文字所要表示的巨谜。……也就是说,通过性行为,这一世界的内在本质至为清晰地表达了出来。因此,性行为作为意欲最清晰的表达,就是这一世界的内核、精髓、总纲。因此,透过性行为,我们得以一窥这一世界的本质和驱力。这就是标示那神秘之谜的文字。


 


性行为是人人都必须忌讳的事情,是一公开的秘密——这种事情是我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不可以赤裸裸拿出来谈论的。对这种事情,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人们又都心照不宣;这种事情因此总是藏在每一个人的头脑里面。正因为这样,稍有一点点暗示,大家马上就会心领神会。


 


不管在哪里,人们一方面热衷于男女情事,另一方面对别人的风流韵事丝毫不会感到奇怪,不用说也能猜到几分。让人感到滑稽的是,人们对这一头等大事,总是秘而不宣。


 


 
| 婚 姻


 


男女双方必须作出这样的安排:男方可以从女方那里得到他要的那一样东西,但条件是他必须承担照顾女方一切的任务,以及双方的结合所生下的子女。


 


我们似乎看到:在缔结婚姻时,要么我们的个体,要么种属的利益,这两者之一肯定会受到损害。通常就是这样的情形,因为优厚的物质条件和狂热的爱情结合一道,是至为罕有的好运。


 


大多数人的身体、道德或者智力都相当差劲和可怜——其原因或许部分就在于人们在选择自己的婚姻伴侣时,通常不是出于纯粹的喜好,而是考虑各种外在的因素和听任偶然的情形。


 


众所周知,幸福的婚姻是稀有的,这正好是因为婚姻的本质就在于它主要着眼于将来的一代,而不是现在这一代人。


 


有时候,与狂热的性爱结合在一起的是一种出自完全不同源头的感情,也就是说,是一种建立在性情相投基础上的真正的友谊,但这种友谊经常只在真正的性爱因获得满足而熄灭以后才会出现。


 


人们为了满足性欲而小心翼翼地选择异性伴侣——这里包括性爱的无数强烈等级,最高一级则为狂热的激情——完全是因为人们严肃、认真地关注其后代的个人特性。


 


出自爱情的婚姻,其缔结是为着种属,而不是个体的利益。虽然当事人误以为在谋求自己的幸福,但他们真正的目的却不为他们所了解。


 


虽然这两个人由于本能的错觉——它是狂热爱情的本质——而走到了一起,这两人在其他方面的差异通常却是很大的。当错觉消失以后——这是必然发生的事情——其他方面的差异就会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出自爱情的婚姻一般来说都会导致不幸福的结局,因为这样的婚姻就是为了将来的后代而付出了现在的代价。


 


出自舒适生活考虑而缔结的婚姻——这经常是听从父母的选择——则是相反的情形。在这里,人们主要的考虑——不管它们是什么——起码是现实的,不会自动地消失。这种婚姻着眼于现在一代人的幸福。


 


在婚姻问题上只看在金钱的分上,而非考虑满足自己喜好的男人,更多的是活在个体而非种属之中。这种做法直接与真理相悖,因此,它看上去就是违反自然的,并且引来人们某种的鄙夷。


 


如果一个女孩不听其父母的建议,拒绝了一个有钱、年纪又不老的男人的求婚,把所有舒适生活的考虑搁置一边,做出了符合自己本能喜爱的选择,那她的做法就是为了种属而牺牲了自己个体的安乐。


 


 
| 男性和女性的特性与差别


 


女性从男性那里要求和期待一切她需要的和渴望的东西,男性则从女性那里主要地、直接地只要求得到一样东西。


 


为了女性自身的福祉,女性要形成一个整体,紧密团结以对抗她们共同的敌人——男性,因为男性通过得之于自然的、优越的身体和思想力量,占有了人世间所有的好处。女性必须征服他们和俘虏他们;只有通过占有他们,女性才可以占有那些人世间的好处。为此目的,女性名誉的训诫格言就是:绝对不能和男人发生非婚姻关系的性行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强迫男性结婚——这是他们的一种投降;只有通过这样做,女性才能得到保障。


 


只要看看女人的形体,就可知道:这样的形体并非是为了要来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而设计——无论是在精神思想,还是在身体力气方面。


 


最强烈的痛苦、快乐以及力量展现,与女性无缘。


 


女人的一生与男人的一生相比较,过得更加的平静、更加的没有意义和更加的悄无声息;从根本上不会更加的幸福,也不会更加的不幸。


 


女人很适合做我们孩提时的保姆和幼师之类,正因为她们本身就是幼稚的、可笑的和短视的。一句话,女人的整个一生就是个大孩子而已,也就是处于小孩与男人之间的中间阶段。而成年男人则是真正的人。


 


年轻姑娘们在心里都把家务或职业、事业视为次等重要的事情,甚至当成只是娱乐,因为她们把爱情,把征服男人视为她们唯一认真的事情。与此认真的事情相关的,还有穿衣打扮、跳舞,等等。


 


一样东西越是高贵越是完美,那它就越迟越慢达致成熟。男人很少在28岁以前就在理智和精神力方面达致成熟;女人则在18岁就可以了。但女人的理性却因此捉襟见肘。


 


女性终其一生都是个孩子,总是只看到距离最近的东西,纠缠着现时此刻,把事物的表面现象视为现实,着重渺小的琐事而忽略了最重要的大事。女人更是思想上的短视者,因为她们那直觉性的理解力让她们锐利地看到了近在眼前的事物,但那些远处的东西,却不会进入她们那狭窄的目光范围。所有不在眼前的、所有过去的和将来的东西,对女人所发挥的作用,都远远弱于对男性。


 


女人们从心里认定:男人的使命就是赚钱,而她们则是花钱。尽可能的话,在男的生前她们就是这样,在男的死后就更是这样了。早在男人把挣来的钱交给她们以维持家用时,她们就更加坚信这一点了。


 


女性比我们男性更多地活在当下此刻,因此,只要当下此刻还可以忍受的话,那女性会比男性更好地享受生活。女性特有的那种高兴心情也就由此而来。


 


在陷入困境或在处理棘手事情的时候,征求一下女人的意见——并不是不可取的,因为女人对事情的理解方式与我们完全不同;她们的看法甚至是别具一格的,因为女人喜欢走最快捷的途径以达到目的。


 


总的来说,女人的眼睛只看到距离最近的东西,而男人则正因为这些东西就近在我们的眼前,所以眼光就会越过这些东西盯在了远处。


 


女人绝对是比我们更加实际和实事求是,所以,女人眼中所看到的也的确就是实际的情形,而不会更多。但男人在激情被刺激起来之际,轻易就把眼前的东西放大,或者添加想象出来的东西。


 


与男人相比,女人对不幸的人或事,怀有更多的同情心和因此有着更多的关爱和感同身受。但在正义、公正、良心方面,女人却逊色于男人。因为女人的理性比较薄弱,所以,现时的、直观可见的、直接的现实之物,对于女性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女人所具备的美德,就是排第一位的美德“仁爱”;但对于排第二位的美德“公正”——“公正”对于“仁爱”通常是必不可少的工具——她们却是欠缺的。女人性格中的根本弱点就是欠缺公正。这一弱点首要是出自上述的欠缺理性和反省;然后,这一缺点也由于以下这一原因而得到了加强:女人作为弱者,其自然本性决定了她们并非有力量可以依赖,而只能运用狡诈。所以,女人有着本能的狡猾和那无法根除的说谎倾向。


 


正如大自然为狮子配备了利爪和尖齿,大象配备了长牙,野猪配备了獠牙,公牛配备了尖角,乌贼鱼则能喷墨把水搅浑,同样,大自然为女人配备了作假的本领以自我保护。大自然虽然赋予了男性以身体力量和理性,同时以同样的力度给予了女人作假的天赋。作假、伪装之于女性是与生俱来的,也正因此,女人几乎是不论贤愚,都专有这一本领。一有机会就会发挥作假这一本领,对于女人就是最自然不过的,这就好比动物在生命受到威胁时,马上就会动用其武器一样。


 


一个完全真实、不带伪装的女人,也许是不可能的。也正因此,女人很容易就能看穿别人的伪装。对女人使诈并不可取。


 


两个女人在大街上的相遇,就已经有相煎的态势。同样,两个女人在初次认识的时候,与两个男性在同样情形下相比,彼此间明显表现出更多的不自然、硬做出来的、虚假的举止。因此,两个女人间的相互恭维和赞扬,与两个男性间的相比,就显得更加可笑。


 


虚假、不公正是女性更常犯的罪过,说谎则是她们本来的特点。


 


女性在仁爱这一美德则优于男性;这是因为仁爱行为的诱因通常都是直观的,因此是直接诉诸人的同情心。女性明显更容易受到这些直观诱因的影响。对于女性来说,也只有直观的、现时此刻的、直接的现实才是真正存在的;那只有通过概念才可认识到的、遥远不在眼前的、属于过去或将来的事物,却让她们难以很好地理解。


 


公正大多是男性的美德,仁爱则大多为女性所有。


 


只需想一下女性坐在法官席上行使职责的模样,就会让人发笑;但教会的护士姐妹却甚至多于修士会的护士兄弟。


 


小男孩大多显示出求知欲,而小女孩则只表现出好打听个别的事情;小女孩在这方面的好奇心可以达到令人吃惊的程度,与此相伴的天真、无邪经常让人感到厌烦。女性这种无法感知普遍原理、只关注个别事物的特性,在这一例子里已经昭示出来了。



评论
热度(21)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风飘过博海蓝枫 转载了此文字

© 赵国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