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2211118

试图摆脱自己的孤独,是徒劳的。生命是难堪的。接受自己的孤独,一生固守着它。

存档灵魂:


【英】戴维·赫伯特·劳伦斯


 


我尤其相信对爱情要有热心,要有热心的去做爱。


 


女孩子的尊严和生命意义完全在于获得绝对的、完整的、纯粹的、高尚的自由。


 


我们根本就生活在一个悲剧的时代,因此我们不愿惊惶。大灾难已经来临,我们处于废墟之中,我们开始建立一些新的小小的栖息地,怀抱一些新的微小的希望。这是一种颇为艰难的工作。现在没有一条通向未来的康庄大道,但是我们却迂回前进,或攀援障碍而过。不管天翻地覆,我们都得生活。


 


在性爱中,精神是落后的,真实在所有肉体的行为中,精神都是落后的。我们的性爱思想,葡伏地爬行在一种黑暗中,一种秘密的惊恐中,这惊恐是我们的粗野的、未开化的祖先们所遗传下来的。只有在这一点上,性爱的肉体的这一点上,我们的精神是没有进化的。我们现在得要迎头赶上去,使肉体的感觉的意识,和这感觉本身和谐起来,使行为意识和行为本身和谐起来。这便要对于性爱有适当的尊敬,对于肉体的奇异的经验有相当的敬畏;这便要能够自由运用所谓猥亵的字眼,因为这些字眼是精神对于肉体所有意识的自然的一部分。猥亵之所以来,是因为精神蔑视和惧怕肉体,而肉体憎恨和反抗精神。


 


女人得过自己的生活,否则,她会后悔没活过。


 


性交不过是谈话的一种形式,不过谈话是把字句说出来,而性交却是把各项做出来罢了。我觉得这是很对的。我以为我们既可以和女子们交换时好时坏的意见,也尽可以和她们交换性欲的感觉和情绪。性交可以说是男女间肉体的正常的谈话,谈起来也会是索然无味的。


 


试图摆脱自己的孤独,是徒劳的。


你得一生固守着这份孤独。


只是偶尔的时候,偶尔的时候,空罅会被填补。


但是你得等待着这样的时候,接受自己的孤独,一生固守着它。


 


一边大有人惧怕着肉体,而否认肉体的存在;一边,进步的青年们却走向另一个极端,把肉体当一种玩具来对待,这玩具虽有点儿讨厌,但是在它没有把你放弃以前,你却可以得到点乐趣。这些青年哪里管什么性爱不性爱,他们只当作一种酒喝,而且拿来做嘲笑老年人的话柄。




如果你年轻,你只需咬紧牙关挺下去,金钱最终会从天而降;


这是个力量问题;这也是意志问题。


意志从你身上强有力地一点点散发出去,


给你带回神秘虚无的金钱——片纸上的一个字。


金钱是有魔力的,当然也是胜利的,是婊子女神!


啊,如果人必须卖身的话,那就卖身给婊子女神好了!


人即使是在向她卖身的时候,也可以看不起她,这很好。


 


困守着你们的腐败吧——如果你们喜欢这种腐败;固守着你们的卫道主义的腐败吧,固守你们时髦的放荡曲腐败吧,固守着你们的肮脏心地的腐败吧,至于我,我是忠于我的书和我的态度的:如果精神与肉体不能谐和,如果他们没有自然的平衡和自然的相互的尊敬,生命是难堪的。


 


种族血统之类的东西都是浪漫的幻想。贵族是一种职责,是命运的一部分。而大众则是命运的另一部分职责。紧要的是你受的究竟是哪一种职责的教育,你究竟习惯于哪一种职责。贵族并不是由个人构成的,而是由贵族的全部职责构成的。庶民之所以为庶民,也是由大众的全部职责造就的。


 


爱情应该给人一种自由感,而不是囚禁感。


 


一个人往往受生活的支配,生活支撑人的躯壳,


完成人的历史使命,但同时却又虚无缥缈,仿佛任人去自生自灭,不闻不问。




身处悲剧氛围,心头笼罩着总也拂不去的阴影。


试图用爱来填补心头的孤独,可陌生的心却总无法沟通。


渐渐失去生的意志——爱不起来,活着无聊,结着幽怨,系着压抑。


郁闷的心境难以将息。


 


空虚!接受这生命的庞大空虚好象便是生活的唯一目的了。


所有那些忙碌的和重要的琐事,组成了空虚的全体!




人就像一块渺小的岩石,而空虚的潮水却越涨越高。



评论
热度(23)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香格里拉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3. 兰子 LANDE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 赵国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