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52211118

爱情不会成为一种拯救,而是成为一种人际关系。

存档灵魂:


【法】波伏娃


 


真正的爱情本当承受对方的偶然性,


就是说,承受对方的缺点、局限、原始的无缘由;


爱情不会成为一种拯救,而是成为一种人际关系。


 


保持一定距离的爱情只是一种幻想,而不是真正的体验。


只有在肉体加以证实时,爱情的欲望才能变成炽热的爱。


 


几乎所有的女人都梦想过“伟大的爱情”,


她们经历过爱情替代品,她们靠近过这种爱情,


它以未完成的、危险的、可笑的、不完美的、虚假的面目造访过她们


但很少有人把自己的生存真正奉献给它。


 


女人的不幸就在于她受到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


一切都促使她走上容易走的斜坡,人们非但不鼓励她奋斗,


反而对她说,她只要听之任之滑下去,就会到达极乐的天堂;


当她发觉受到海市蜃楼的欺骗时,为时已晚;


她的力量在这种冒险中已经消耗殆尽。


 


女人之间的爱是沉思的。


抚摸的目的不在于占有对方,而是通过她逐渐再创自我。


分离被消除了,没有斗争,所以也就没有胜利和失败。


由于严格的相互性,每一方都既是主体又是客体,


既是君主又是奴隶,二元性变成了相互依存。


 



恋爱的女人迷恋于满足情人的欲望;随后——


就像传说中的消防队员因迷恋他的职业,到处纵火——


她致力于唤醒这种欲望,以便满足它;


如果她没有成功,便感到屈辱,毫无用处,


以致情人要装出他感受不到的热情。


她让自己成为奴隶,找到了束缚他的最稳妥的办法。


 


许多女人只有在得到爱的回报时,才投身于爱情,


有时人们对她们表示的爱情,足以使她们坠入爱河。


少女通过男人的眼睛去梦想。


女人正是在男人的眼睛里,最终以为发现了自己。


 


女人,这个相对的人,只能作为夫妻中的一员来生活,


她往往比男人孤独。他广交朋友,不断有新的接触。


她若无家庭则什么也不是。


而家庭是一种摧残人的负担;它的全部重量都压在她的肩上。


 


人们将女人关闭在厨房里或者闺房内,却惊奇于她的视野有限;


人们折断了她的翅膀,却哀叹她不会飞翔。


但愿人们给她开放未来,她就再也不会被迫待在目前。


 


恋爱的女人不仅仅是一个在自我中异化的自恋者,


通过到达无限现实的他者,


她也感受到超越自己的局限和变成无限的强烈愿望。


她先是投身于爱情来自救,


但是,狂热爱情的悖论是,为了自救,她最终完全否认自己。


 


无数的女人都在反复重复着这样的生活方式——


无聊、期待和失望。


即使是自恋者,也包含着想被别人欣赏的意味。


 



男人早就懂得,想要快活,就要靠自己。


而女人,上天赐予她们的美好礼物其实早就标好了价格。


 


一种没有雄心也没有激情的金光闪闪的平庸,


漫无目的,无限地周而复始的日子,


缓缓地滑向死亡,不寻思原因的生活。


原封不动地保存和重复世界,看来既不可取,也不可能。


 


婚姻对于男人和女人,向来都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的。


两性彼此必不可少,但这种需要从未曾在他们之间产生相互性;


女人从来不构成一个与男性在平等基础上


进行交换和订立契约的等级。


 


婚姻是联合两个独立个体,


不是一个附和,不是一个退路,不是一种逃避,不是一项弥补。


被供养控制的妇女,


并不因为手中有一张选票就从男人那里得到解放!


她还是处在奴仆的地位,只有劳动才是她真正自由的保证。


婚姻是神圣的结合,


任何从中取得的快乐应加以限制,必须伴以认真和严肃。


 


我厌倦了贞洁又郁闷的日子,


又没有勇气过堕落的生活。


 



您到这个世界才不久,过不了几年又要离开的,


怎么居然以为在这里找到了归宿?



评论
热度(9)
  1. 赵国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 赵国栋 | Powered by LOFTER